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新闻动态 > 正文
“绿色愚公”变卖家产造林 30年绿化500亩沙漠
发布时间:2013/01/10    作者:诚信实业
辽宁省康平县沙金台一年只刮两次风,每次要刮六个月。曾经,风起的时候,漫天白沙遮天蔽日,甚至连房子都能被沙丘埋没,方圆五百亩内寸草不生。如今,在原来的沙原上,高挺的白杨、苍翠的劲松,仿佛绿色的海洋,弥眼望去,看不到边际--沙漠真的变绿洲了,而一位老人也为此付出了30年的心血。   三十年一个梦   三十年,一个绿色的梦。把这个梦变成现实的人名叫屈长友,今年73岁,家住辽宁省康平县沙金台乡敖力村。   近日,记者来到敖力村寻访屈长友。知道记者要来,老人早已守候在山路旁,须发飘然,红光满面,颇有些仙风道骨。屈长友的家距离最近的村子有两公里,是这里仅有的一座小屋,它隐没在“绿海”之后,这片“绿海”就是老人多年前亲手所栽的八万棵树木。   “三十年,我一直都住在这里,看着、陪着这些树。”屈长友对记者说。   推开屈长友家的房门,横七竖八的柴草堆在堂屋地上,菜盆放在灶台旁边,屈长友的老伴则裹着棉被,蜷缩在内屋的火炕上。屈长友有些不好意思:“我老婆子受伤,儿子也出事儿了,最近家里的不幸接二连三,没时间打理啊!”   一个月以前,屈长友的大儿子在铡牛草时左手不慎插入旋转的铡草机内,手掌当场被绞碎,不得已做了截肢手术,如今伤口稍愈,刚刚能下地。   而在十天前,又有不幸发生。屈长友的老伴儿胡淑凡出门上厕所。因为雪后山路太滑,老人一跤摔在地上,送到医院诊断,胯骨骨折。   71岁的胡淑凡患有严重的骨质疏松症,同时伴有其他疾病,无法使用麻醉剂,因此无法手术。现在,她只能瘫在火炕上静养,吃点简单的接骨丹,连消炎药都没有打。屈长友叹息说:“我没钱给她打药啊!大儿子手断了,花了一万多块,现在真没钱了。”   “如今家里这么难,为什么不把树林卖了,好给家人治病?”记者试着问。屈长友斩钉截铁地回答:“这林子不能卖,没钱我可以想办法,可是林子卖了,树就有可能被砍,树要是被砍了,这里可就全完了。”   变卖家产为造林   敖力村的沙漠面积约有500亩,由常年北风裹挟而来的细沙堆积而成。由于这片沙漠的存在,敖力村的土地基本无法种植,村里老老小小,受尽了这片沙子的苦,而屈长友家三代均居住在敖力村,已经生活了一百来年。屈长友回忆说,风大的时候,行人走在对面彼此都看不清,在风力的作用下,沙丘像波浪一样向前移动。   “我记得有一年,一觉醒来,我发现沙丘几乎把我的房子埋没了。”屈长友说,“当时沙子堆满房墙,要是沿着沙堆的斜坡向上走,可以走到房顶上去。”   屈长友曾经在林校读了三年书,学到了一些沙漠植树的技术,所以他有信心改造这片沙漠。八十年代初土地改革允许个人承包荒山,屈长友认为,机会终于来了。 屈长友眼中的机会,在别人看来就是个火坑。全村所有的荒山、荒地都被人抢着承包,唯独这片沙原只有屈长友一人问津。   “那地方连草都不长,还能出啥钱?屈长友是不是傻了?”质疑纷至沓来,连屈长友的老伴也嘀咕:“种树能出钱?”   屈长友当时有两条路可以选择,一条路是搞畜牧业,养牛、养羊,另一条路是种树。   “养牛羊,年年进钱,养树得三十年后能有收成,”屈长友也犹豫,当时他都四十多岁了,“但这沙子太坑人,我不能让他继续祸害我们,赚不赚钱另说。”   屈长友把家里的三十只羊、四头牛、一头毛驴全卖了,连自己村里的房子也卖了,凑了能凑到的所有的钱,把这500亩沙地承包了下来。他带着老伴来到山上,在一个土壕边上挖起了地窨子。地窨子是一种半地穴式的房子,首先在地上挖深坑,然后在坑顶盖上棚子,人钻进去就是火炕,又暗又潮。   屈长友买来树苗,开始植树造林。别人的讽刺与嘲笑越来越激烈,屈长友则不闻不问,“我就是要证明给你们看!”   半夜遭狼群袭击   在沙漠里种树,谈何容易?第一要解决的问题就是水。   沙地附近根本没有水源,屈长友套上牛车,用两口大缸反复回村子里运水,这样坚持了两年。可是如此运水,水依然不够用,浇树尚不必说,就连人的食用水都成问题。   “冬天时候,路滑,没办法回村里取水,我们就在山上采雪化水,用这个水来洗衣做饭。” 屈长友说。   井是必须要打的,但是在这边地方打井非常困难。用铁锹挖开沙子一米多深,底下都是石头,想要打井,只能用铁钎子一点一点往下刨石头,一天只能掘进半尺深,一口七八米深的蓄水井,屈长友一家忙乎了大半年。   水有了,植树工作依旧很缓慢,原因还是沙子。细沙爱流动,没有土,很难挖出树坑,同时,有的地方岩石裸露,用钎子抛开半米深的石坑以后,还要向里面回填沙子和细土,这样才能把树苗种上。所有这些工作都费工、费时,进展缓慢。   为了防止牲畜上山啃食树苗,屈长友夫妇夏季每天早晨三四点起来,晚上八点还在山里转悠。   一年夜里,两位老人正在熟睡,突然门外狗声狂吠,偶尔传来老牛的惨叫声。   老两口掀开门缝向外面看,发现七八只野狼正在围攻屈长友家院子里的牛犊子,那些野狼眼放绿光,在夜色里极其可怖,两位老人你瞅瞅我,我瞅瞅你,谁都没敢动。天亮后野狼离开,在原来栓牛的位置,只剩下了半张支离破碎的牛皮……   “那时候,我们天天提心吊胆,” 胡淑凡说,“不仅要防着狼,还有蛇。”   胡淑凡回忆,当年她在屋里做针线活,做着做着,房梁顶上吧嗒一声掉下来一个东西,直接掉在大娘的怀里。大娘伸手一摸,是一条手指粗细的小蛇:“当时没把我吓死!”  屈长友的小屋里,大蛇、小蛇没少前来拜访,万幸的是每次都化险为夷,他们并没有被咬到。   如此战战兢兢三十年,500亩沙地终于披上了绿装。   树林一百万都不卖   三十年里,屈长友只卖过一次木材。那一年他身患疾病,家里分文皆无,实在没有办法了,胡淑凡自作主张卖了一小批木材,得到将近一千块的收入,用这些钱来为屈长友治病,但仅此一次。   2005年春季,一位商家看上了屈长友的林子,出资一百万欲购买,老人一口回绝。   “这座青山多少钱也不卖了,我要把他永远保留。”屈长友说。   当年他梦想让这片沙原变成绿洲,如今三十年梦圆,他怎么可能再亲手毁掉这个梦?   屈长友承包这块500亩的沙地,承包期恰好三十年,今年春季,屈长友又跟村里续签了合同,这一次,他的承包期是17年。这个“绿色愚公”要把他的梦继续圆下去,如今,屈长友连接班人都选好了,他把自己的大儿子留在身边,他要求自己的儿子:“你将来一定要替我把这片林子照看好。”   夕阳西垂的时候,屈长友老人又戴上帽子手套上山了。晚霞中,老人的背影被夕阳照得金碧辉煌,与远处的青山融为一体。于是,你看不清哪里是山,哪里是树,哪里是他了。